G32 Gallery影藝廊

QQ20140319125443-13-1395204895
文創機構:
藝術
推介特色:
為本澳成功將樓宇活化的例子之一
聯絡電話:
所在地址:
聖美基街32號地下

G32 Gallery影藝廊,為本澳成功將樓宇活化的例子之一。前身為平民住宅,後因屋主移居外地,故轉租親友接管。它的位處地方,為法定保護建築群區域,嚴禁私自拆建,亦不允許惡意破壞,令其建築損毀倒塌。多年來,「保育樓宇」便成了用戶們的首個租借條件。2010年,地下住客因環境變遷而搬出望德堂區,望德堂區創意產業促進會便以租用形式,把這個閒置區域用作發展會務和文創項目。至2011年9月受強烈颱風侵襲,屋頂瓦片全被破壞,漏水情況嚴重,地板下塌,二樓住客亦無奈遷出,另覓居所,便遺下這些舊傢俱。此時促進會才開始正式租用這座樓宇。2011年12月3日,G32 Gallery影藝廊正式對外開放。由正式接管、籌劃、設計到裝修,用了不到半年時間,便成功把這座危樓變成富社會文化價值的住宅式創意空間。

誕生

"一步一生,步步驚心", G32 Gallery影藝廊的誕生並非易事。由地下展覽廳至整幢樓宇的發展,先要決定的不是發展方向和用途,而是解決該樓宇自身的硬件問題,如屋頂、牆身和木地板。"初時屋內環境很差,到處堆滿雜物,令人卻步,而橫樑上的掛布加上屋頂滲水問題,連走動都受阻,滲水問題令木地板受到很大程度的損毀。"據悉,要修復舊貌比重建樓宇所花的費用還要高三至四成。當時屋主說要把全部物件都棄置,設計師一句:"它們都有留下的價值!"在決定物件去與留的同時,亦要著手改善建築環境的惡劣情況。設計師袁偉業先生憑籍他的文化知識和設計觸覺,盡最大的努力把這個空間修復回舊有面貌,保留最原始的味道。會務負責人李愛明及後表示,"始終有人氣,建築物才有生命力。這項由清妥裝修工程任務至完成後,將之保留下來,能與保育雙結合的一個活化使命,讓我們有機會把本土民間生活場所,作展示和推廣。"

文化底蘊

整座樓宇可以三種心情來欣賞,由地下至三樓,可分為聽、說、想三階段,並以內置樓梯貫連三種境界。地下為展覽空間,讓我們對這舊屋初步的欣賞和認識。二樓為生活場所展示,參觀者可透過屋內展示舊物,來感受這些物品的文化背景,借它們說出老屋的故事。三樓則為攝影用黑房,雖大廳沒太多裝飾和陳設,但被極力挽救的木地板卻顯露其不凡之處,讓整個空間變得古色古香,提供多一個悠閒的想像空間。

聽‧設計理念

在連綿不絕的長方形街區內,能同時看到簡樸木屋與豪華大宅。澳門舊城區的街道脈絡,不僅只看顧名人大宅,它亦為大眾提供渠道,接近區內的古老樓房。負責室內設計的袁偉業先生 ( Leo) 發揮其專業知識、行內經驗和個人膽識,不惜風險都要把最原始的建築格局和構件留住,拼貼和建構出一種傳統與現代銜接的生活場所。

設計之道

這次舊屋修復的突破點,並非直接套用既定的設計方案,而是如何保留屋主昔日的生活痕跡和空間,以此為基準,再融入新佈局。"光聽外人說新舊衝擊,像是很有觀點和理念,但要保留原有的,不去抹殺,再加入新元素,使之配合,才是考設計師功夫。"這相信比一個新設計更有價值,因為屋內陳列和展品都確曾被人真正使用過,都具有不能靠設計去添加的歷史痕跡。常言"修舊如故",我們並不必刻意仿古或造古,來達到修復目標,因為最古舊和最具保留價值的,往往是被我們淘汰出來的舊物和舊屋。

個人經歷有助設計

不同年代的經歷,影響其對價值的衡量。袁先生的童年,因曾在該區居住,所以更懂得什麼值得保留,更明白保留的必要性。"自己成長的環境,對這區的事物熟識和了解,於是依據個人的生活記憶,到處在澳門搜羅有關的物件,以配合這座舊屋的風格。讓訪客可以重新感受到當時屋主是如何在這裡生活之餘,亦找回昨日的我。"

堅持舊料舊用 營造樸實懷舊氣氛

"所有傢俬都會考慮再投入,即使不能全部使用,也可以讓人觸碰和感受。"為何堅持舊料舊用?因為我們發現在比例間隔和材料上,新式樓宇比舊式樓宇明顯較多限制。只有把舊料放置在相對應的環境下,本質才能得以發揮。比方說,若希望把新式樓宇的鋁窗改為舊式木窗,是不可能的。因為舊式木窗沒防盜裝置又不防風,遇上大風雨隨時有墜下的可能。你或會說,若在鋁窗上再多加一重舊木窗又如何?這樣的組合,原來亦不太搭調。所說的格調,並非質料或顏色,而是指款式,一種視覺上的環節。

互信關係 成就大業

訪問過程中,發現望德堂區創意產業促進會與設計師的關係,存在著一份尊重和信任。"這次合作能給予我在設計上得到重視和信任,自然有信心做好。有些設計根本不需要太花巧和造作,只要細緻地把它擦乾淨,重新欣賞和對待。"設計師袁先生謙虛說道。

說‧綠葉的故事

或許名人故居內的物件,你在這裡找不到。如若你要知的是,重溫外公外婆或爸爸媽媽的生活是怎樣過?你卻可能在這裡找到答案。平民的生活用品,即使平凡,也有其存在意義和保存價值。

木檯:都市人慣以外觀、實用性和功能作評估。若把這些準則硬性套用在這木檯上,不但無法奏效,反而遮掩了原有設計。自然的木色,玻璃上曾被修補的裂痕,經時間洗禮後的磨損角落,簡單的層格,雖不符合人體工學的現代設計,亦非名家作品,卻留下昔日的生活韻味,一種追求簡潔樸實的個人風格。舊式設計雖逐漸失去市場價值,卻為現代設計開拓啟蒙之路。

木梯與扶手:或許複式樓梯讓你鍾情,但你想不到這種內置樓梯的設計,有機會出現在這幢舊屋。由地下通往二樓的木樓梯,扶手和支柱均為木工,厚實穩重;而二樓至三樓的木梯,疑因安全問題被前人更改,換成膠扶手和鐵支柱。兩種風格不一的樓梯,為你標示出兩種年代的美學。

牆紙:這部份先經設計師細心考量,按其建築和生活風格,嚴選適合的色調和花紋,再巧妙運用兩色作對比。以綠色與黃色為基礎的牆身,烘托出溫暖和諧的生活空間。

木窗與隱形露台:棕式的木窗,分上下兩部份,伴有一對摺疊式木門。"咔嚓"一聲解開窗上小鎖,逐步推開具重量感的木窗,讓陽光直接給地板溫暖,讓柔風送進屋內,不必奢華的空調也覺舒暢。這種明快和開揚感,現今難以在新式樓宇尋覓。追溯當年,孩童都愛打開木窗的下半部,然後把雙腿伸出窗外,邊靜坐邊看街景。

燈罩 – 天花板上吊著一盞盞花瓣形的舊燈,數量不多,卻為這樓層提供充足的光源。據說,這些燈罩全是從本地尋獲,像這種被人遺忘的「時代垃圾」,如今依舊能成為屋內瑰寶,為這老屋發光發熱。

檯燈:這盞燈嬌小又帶點花俏,造工精細。泛黃的歲月痕,不禁在其青色布面上,揭示它的年齡,原來它已走過三十多個年頭。 鐘:"啲嗒啲嗒"的老鐘,每逢正點便會"噹噹"的響。晚上聽這鐘聲,感覺更奇妙。希望平日分秒必爭的你,能暫時放緩急促的腳步,靜待鐘聲,為你洗滌心靈。

玻璃窗:凹凸不平的花紋,在玻璃上更顯質感。這種舊式花玻璃,已買少見少,全澳只有幾家玻璃舖有售。說到玻璃封口工序,新式玻璃窗會以玻璃膠封口,而舊式玻璃窗則多選用油泥,即使過兩三年,油泥依然能夠保持一定柔軟度。

電路保險盒 – 木板上安置著四個棕色小長格,內藏保險絲(fuse),跟現時的安全設置截然不同。為了讓訪客能正確分辨新舊物件,設計師利用牆紙覆蓋新裝置的手法,來強調舊物與空間的協調性。

沿著木樓梯步行至三樓,來到設計師說最具保留價值的一層,卻發現這空間比二樓還要空洞。此時方意會到,「空」便是這層的玄機。

木地板:二樓跟三樓原身採用同款木地板,但考慮到木板狀況和施工問題,最終能成功修復並重現的,只有三樓的木地板。修復前,於地板上行走易產生震動,像要塌下去似的,樓層顯得異常不穩。修復期間,設計師把舊有地板剷起,順次編碼,然後加上新的實木條做一層鞏固。最後,再根據已編碼的原木條,按次重新舖上。木板上深而長的界線,並非後期加工,而是由於當年的舊木材普遍長度不足,需要另外接駁以符合空間面積,才形成這種自然痕跡。

牆身:由炭黑色青磚砌成的牆身,年代比紅磚還要久遠。回憶過往的文化和生活經驗,居民多傾向使用墨綠色或棕色,氣氛低沉。於是,設計師便以綠色作參考,大膽選用這種光亮蘋果綠作牆身顏色,寓意承傳與活力。

攝影用黑房:跟黑色牆身一樣,瓦頂外層加上多層防漏油漆作保護,以達安全標準。城市人少有機會以近距離接觸屋頂,更何況是瓦頂?這攝影用黑房,除了提供沖曬器材和空間,同時亦製造了這種獨特體驗,讓你親手去觸碰瓦片的厚實層次感。

地圖

地址互調

用户評論

目前沒有評論,就等您來發表高見了!
已經有一個帳戶? (訪客也可以提交)
打分 (分数越高,评价越高)
評分
注释
提交評論後,您將可以上傳圖片等多媒體。